国际艺术界  
国际艺术界首页
 
    国际美术网 国际书法网
国际音乐网                    
国际影视网
 
国际设计网
  国际摄影网   国际广告网    
书画装裱|配框 国际文学网
国际艺术市场       LOGO标志设计  
 
艺术原创区
 
   
   
 艺术家库 | 人体艺术 | 会员中心 | 资源下载 | LOGO设计 | 艺术展厅 | 艺术家排行榜 | 艺术设计 | 作品欣赏库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国际艺术界-->国际文学网-->好看的小说  
国际文学网   
每期榜上星闻   
每期领军人物    
  名家名作    
  作品欣赏    
  最新作品    
  个人主页    
诗词歌赋    
  对联大观    
  现代诗词    
  古诗词库    
  诗词常识    
  原创诗词    
散文论文    
  现代散文    
  历代散文集    
  校园散文    
  人生格言    
  原创天地    
好看的小说    
  古典小说    
  当代小说    
  人物传记    
  穿越小说    
  民间故事    
搞笑幽默    
  幽默故事    
  祝福短信    
  童言无忌    
  脑筋急转弯    
  笑话大全    
学艺沙龙    
  文学评论    
  报告文学    
  诗歌创作    
  散文创作    
  高考指南    
商务服务    
  商务资讯    
  二手市场    
  作品交易    
  好书推荐    
  文学团体    
时尚文学    
  另类文学    
  网络文学    
  科幻探险    
  武侠传奇    
  现代言情    
  广告作品欣赏图库   
  媒体广告欣赏   
  室内外广告欣赏   
  展览展示欣赏   
  广告礼品欣赏   
  优秀广告欣赏   
  广告设计   
  公益广告   
  化妆品品牌   
  设计作品欣赏图库   
  LOGO-标志设计欣赏   
  平面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服装设计欣赏   
  交通工具欣赏   
  电子产品欣赏   
  日常用品欣赏   
  其他用品欣赏   
  网页设计欣赏   
  多媒体作品欣赏   
  CG插画欣赏   
  手绘插画欣赏   
  动漫Flash欣赏   
  城市景观欣赏   
  园林园艺欣赏   
  室内设计 室内装修   
  建筑艺术欣赏   
  精品海报欣赏   
  QQ头像   
  QQ网名   
  名片设计欣赏   
  字体设计   
  画册封面|画册设计   
  商标设计商标转让查询   
  书法作品欣赏图库   
  毛笔(软笔)书法欣赏   
  硬笔书法欣赏   
  篆刻艺术欣赏   
  美术作品欣赏图库   
  国画欣赏   
  油画欣赏   
  工艺美术欣赏   
  雕塑浮雕欣赏   
  装饰画图片素材   
  素描头像素描静物   
  景泰蓝工艺画   
  摄影作品欣赏图库   
  老照片欣赏   
  新闻摄影欣赏   
  人体艺术|人体摄影   
  广告摄影欣赏   
  人物摄影欣赏   
  体育摄影欣赏   
  风光摄影欣赏   
  婚纱照片欣赏   
  影视曲艺作品图库   
  影视精彩片段欣赏   
  戏剧艺术片段欣赏   
  曲艺艺术片段欣赏   
  戏曲艺术片段欣赏   
  音乐作品欣赏图库   
  声乐欣赏   
  器乐欣赏   
  FlashMV欣赏   
  音乐作品(MV)欣赏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素材   
  非主流图片设计   
  非主流签名   
  非主流闪图   
  非主流头像   
  非主流动画   
  非主流歌曲   
  桌面壁纸欣赏图库   
  WINDOWS主题壁纸   
  苹果主题壁纸   
  动物植物风光   
  经典设计壁纸   
  人物主题壁纸   
  高分辨率壁纸   
  游戏卡通壁纸   
  其他类别壁纸   
  个性图标头像   
 
一支异军突起的红学劲旅
2006/2/22 11:30:18  作者:李兵   来源:中华读书报
 
 《红楼梦》诞生以来,这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巨著不光影响了很多作家的创作,而且吸引了很多著名作家对它的研究兴趣。从上世纪70年代末(新时期)以来,就有许多作家发表红学文章,出版红学专著,开辟红学专栏,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成为一支异军突起的红学劲旅。

 

  1980年1月,拨乱反正不久,著名作家端木蕻良抱病创作的长篇小说《曹雪芹》上卷出版。在1980年至1985年之间,《曹雪芹》上卷至少印刷了4次,印数高达5万多册。端木蕻良的红学论文也不少。1980年5月,著名作家徐迟的《红楼梦艺术论》出版,这本薄薄的只有10万字的小册子刚一发行,印数就达7万册。伴随着《红楼梦学刊》、《红楼梦研究集刊》的诞生,新一轮的红学热在我国兴起,巴金、李准、茹志娟、孙犁、陈白尘、杨绛、宗璞、刘绍棠等作家,无一不从《红楼梦》中获得启示,吸取丰富营养,发表独树一帜的心得体会或洞察深刻的专门论文。

  如果按我们的阅读年代算,新时期以来内地出版社出版的海外华人作家的红学著作也可以算在“新时期”内,那么,此时的著述就更加丰富了。如上世纪90年代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魇》,是著名作家张爱玲旅居美国时期用10年时间完成的,写作时间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又如近年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台湾作家高阳的红学专著《红楼一家言》以及小说“红楼梦断”系列、《曹雪芹别传》等,皆是可圈可点的著作。

  最近十几年,更多的作家加入到红学队伍中,其中的佼佼者如著名作家刘心武、李国文、王蒙等,更是进入了红学研究的“井喷”时期。他们不光都出版了红学专著,而且刘心武在《北京青年报》、王蒙在天津《今晚报》上开辟了红学专栏,刘心武甚至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开辟了专题讲座。作家们利用现代传媒,不光进一步加快了《红楼梦》的普及,推进了红学热,也大大加快、加深、加强了受众对他们研究成果的了解。

  作家评“红”的独特之处

  纵览这些著名作家的红学专著,我们认为有以下几个特点值得关注:

  一、观点新。由于他们是以作家身份进入红学领域的,自身有长期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创作的体会,所以他们研究《红楼梦》的切入点新颖大胆,往往能看到外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他们甚至挑战胡适,质疑他的自传说和脂砚斋之类。由于作家的名人身份和生花妙笔,其论点影响更大。

  比如张爱玲在《红楼梦魇》中比较了不同年代的几个版本后认为:“《红楼梦》是创作,不是自传性小说。”这是对胡适有关红楼梦为自传说的最大颠覆。这种颠覆,不是受外界力量的影响,而是作者自己读书思考的结果。再如李国文对脂砚斋的研究。他在《李国文楼外说红楼》中说,根本不存在一个和曹雪芹同时代、又是他写作时的场外指导兼总策划人的脂砚斋。真实情况是,脂砚斋就是后世那些抄书人。抄书人有的水平不高,但有的,也许是并不弱的高手,不大甘于作枯燥无味的抄书匠,因此,在抄写比阅读还要深刻的理解过程中,渐渐生发出感想,生发出议论,然后于抄写之中,将这些触动,落诸笔端,夹评夹批,说出自己的见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特别是感情太投入于书中的话,那几乎不由自主,非要扮演这个角色不可了。

  二、研究方法新。作家以形象思维见长,他们不一定比其他研究者拥有更多资料,但他们善于融会贯通,想象力尤其惊人,推理能力也往往由此变得惊人。我们在他们的红学专著中很明显地能感受到这一点。有的作家,干脆就是以小说的方式展示自己的红学成果。

  二月河之所以成为著名小说家,首先得益于《红楼梦》的滋养。20多年前,还是一个文学青年的他,写了一篇红学论文请著名红学家冯其庸指正,冯先生从中看到了作者写小说的巨大潜力,建议作者专攻小说创作,二月河听从劝告,果然不久大有成就。今天,我们来看二月河1981年写的红学论文,仍然可见其小说创造的功力。他是这样分析贾元春之死和李纨之死的:

  “从贾府的角度看,虽然她(贾元春)八面威风,神奇得很,稍加思索,她也不过是宫闱里的一位‘赵姨娘’罢了。赵姨娘在贾府是什么地位,她在皇宫里就是什么地位。”“她(贾元春)是死于宫内外复杂而微妙的勾心斗角场上”,“是被秘密处死的”。皇帝出于对贾元春的感情留恋,多年后“终于击败他的政敌,决定为元春昭雪。而此时的贾府早已败散,‘飞鸟’们早已‘各投林’。于是,他在某一‘林’中罗致了贾兰等‘鸟’,封以高官,施以厚禄,‘大大地给了一个恩典’。李纨很可能因为戴上了一顶‘凤冠’而激动得血压升高、抢救无效而逝,贾兰随亦伤母而亡。”

  此分析,与其说是红学家言,不如说更像小说家言。

  刘心武的红学专著有《画梁春尽落香尘》、《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等。刘心武善于联想,善于从犄角旮旯里发现蛛丝马迹,从而层层推论,得出自己的观点。只有小说家才会有这样的研究,这样的发现。例如,他认为,从贾府挑选媳妇注重门当户对看,从秦可卿房间的陈设、她在贾府中游刃有余的地位、她的隆重异常的丧礼看,秦可卿的出身比贾府还要高贵,决非宦囊羞涩的小官员秦业从育婴堂抱来的。那只是幌子。秦可卿的原型实际上就是废太子胤礻乃的女儿,她于父亲胤礻乃第二次被康熙废掉太子之际出生,从小寄养或说藏匿在贾府。秦可卿之死并非生病,也非和贾珍的关系暴露,而是秦可卿之兄弘皙“日月双悬”的野心暴露后,秦可卿听从联络员张友士药方中的暗语,遵照父母嘱咐自杀身亡。

  从论文到小说到讲座,刘心武的人物原型研究在社会上影响最大,争议也最多。

  在台湾小说家高阳“红楼梦断”系列和《曹雪芹别传》中,震二奶奶就是王熙凤,秋月就是鸳鸯,春雨就是袭人,鼎大奶奶就是秦可卿,锦儿就是平儿,马夫人就是王夫人……他用小说的形式表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曹雪芹的家世与红楼梦创作之间的关系,曹雪芹家族与皇家的关系,曹雪芹家族衰败的原因,曹雪芹成长的各方面条件等等。

  孙犁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创作分为两种,“一种是表象的写法,一种是内心的写法……第二种,是作者内心郁结,不吐不快,感情冲动,闻鸡起舞。这种写作,形式有时不完整,人物有时也有缺陷,但作者的真情实感,是不可遏制的。作品中有他的哲学,有他的血泪,有他的梦幻,读起来,谁也不能心平气和,不为之掬一把同情之泪。这种小说的起源……中国则是《红楼梦》。这种创作,常常是偶然的,难以后继的,是天籁,电光一闪。这不是做出来的小说,是个人情感和所遇现实碰击出来的火花。”

  是啊,《红楼梦》就是“天籁”,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精神礼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红学的产生,也是天意。我们认为,只有创作风格也属于“内心的写法”的孙犁,才能说出这种有独特体会的话来,才能有意无意地点透《红楼梦》与红学之间的关系。

  三、现实性强。作家从来不是坐在象牙塔里的学者,即使在讨论红学时,他们也从不回避现实社会中的热点、焦点问题。他们说古论今,纵横捭阖,从作品到生活,把各色人等的心态揭示得淋漓尽致。

  李国文对《红楼梦》人物的分析可谓鞭辟入里。例如他这样评价贾政:“苦瓜脸的贾政,一天到晚,正襟危坐,不苟言笑,这种永远不能卸妆的戏子滋味,实在够他受的。”“贾政,处于两难境地,想重振雄风,苦于没有那份力气,想破罐破摔,又缺乏那份勇气。我很同情他,因为我也常常碰上这样的尴尬。在文坛上,也不乏诸如此类的人……看起来,还在挣扎,还在熬煎,其实,不过是困兽犹斗。要是索性承认江郎才尽,跟文坛拜拜,又不那么甘心。懂得这滋味,也就了解贾政一二。”

  《红楼梦》为什么能引起那么多的人的共鸣?李国文的话给了我们启示:曹雪芹塑造的典型人物是超越时代的,是永恒的,因而也是活跃于今天社会、活跃于我们身边的。

  王蒙的红学文章也有强烈的关注现实、关注社会的意识。他说:“我把《红楼梦》当做一部活书来读,当做活人来评,当做真实事件来分析,当做经验学问来思索。”

  王蒙在《红楼启示录》中这么评价大观园里的窝里斗:“司棋是迎春的头号大丫环,位与袭人相等,势却远远落后……由于迎春软弱,依靠无望,她只好自己跳出来耍光棍。”贾府积弊之深:“粤东官儿们不但要给贾府主子送礼而且要给‘门上人’送门礼,如此雁过拔毛、层层分利的风气何其腐烂。”而那些管理者们又怎么样呢?“凤姐上拉关系下压奴仆,以威势管理。探春兴利除弊,以制与术来管理。平儿起平衡缓解掩饰矛盾的作用。宝钗袭人在各自有限的范围内也起这种作用,宝钗则更注重明哲保身与自我保护。王夫人、李纨起一些陪同执政的偶像作用或橡皮图章作用。关键时刻王夫人直接管理——往往事情变得更糟。邢夫人侍机介入或干预一下管理,既自私又浅薄又带着情绪,因此她的介入干预也是往往把管理搞得更糟。其余的主子则只知消费享乐。而且,除了贾政一人没有人注意对园中诸人进行伦理道德的教育与约束。贾政的教育既不受欢迎又毫无实效。”

  在《王蒙活说红楼梦》中,王蒙这样评价厨房革命那一回:“再比如秦显家的,很短的不到一天的时间,掌握了厨房的权力,就是茯苓霜玫瑰露那段故事。原来管厨房的柳嫂子被停职反省了,秦显家的到那儿非常兴奋,干了两件事儿。第一件事儿就是查前任柳嫂子的疏忽,第二就是给为她接任厨房起了作用的人送礼物。但后来柳嫂子官复原职,秦显家的就麻烦了,不但没有赚到任何的便宜,还得赶紧自己花钱把送出去的东西补上。这么一个故事,里面简直太精彩了。第一像夺权。1967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各地都夺权,造反派把图章抢过去,就算夺权了,夺权没几天就军管了,所以权也没有真正夺到。第二,这里也有些为官之道……”

  四、见微知著。相比于其他职业,作家的职业要求他们必须具备创新思维,要求他们不能写大路货,要求他们写文章必须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不能重复别人。涉足红学领域并且已经有相当成就的著名作家,应该说很好地体现了这个特点。

  即使在文革刚刚结束不久,不少人写文章还不自觉地带点套话的时候,徐迟研究《红楼梦》的文章已经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他于细微之处能有新发现。例如一般人都认为贾宝玉是一个泛爱主义者,而很少人研究他从泛爱到专爱的转变。这个转折点就是第36回宝玉看到贾蔷和龄官的深情之时。而宝玉和林黛玉的定情,竟发生在“宝玉和宝钗的亲事秘密放定”后的第91回。徐迟在《红楼梦的艺术性》中写道:

  “就在这关键时刻,宝玉来到了潇湘馆……她(黛玉)问道,‘宝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你不和她好,她偏要和你好,你怎么样?’宝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意思是在他主观上只有黛玉一个……黛玉又问:‘水止,珠沉,奈何?’……宝玉道,‘禅心已作沾絮泥,莫向东风舞鹧鸪。’就是说,他的主意打定了(我对你的爱情已变为落入泥土的柳絮,再也不会像飞鸟似的在东风里飞翔了),说的是主观一方不变,叫黛玉放心好了。这一段精采的谈禅,正是宝玉和黛玉的定情幽约,山盟海誓。这一次谈禅已与前一次初参禅不同了。不再是文字游戏,不只是哲学的探索,而是灵魂的对话,是深刻地感觉到客观事物的发展变化以后,结合着具体的现实情况,用哲学的语言来作出的总结性结论,制订出战略战术的方案。”

  徐迟举出的这一段话往往被读者忽略了。也许由于出自高鹗之笔吧,红学家们也较少分析这一段。我们认为,这一段在宝黛爱情中的位置非常重要,值得琢磨。徐迟的这段精辟的分析文字理应重视。

    《红楼梦》对中国作家的滋养

  研究新时期作家的红学专著,我们有如下体会:

  一、《红楼梦》是中国作家的营养库、思想库、精神库。几乎没有哪个著名作家没有研读过《红楼梦》的,很多作家对《红楼梦》烂熟于心。茅盾对于《红楼梦》倒背如流,随便从哪一页都能背起。著名剧作家陈白尘也说:“我们都是多遍读过《红楼梦》的,真是百读不厌。”著名作家邓友梅说:“《神曲》是名著,《红楼梦》也是名著。可我一读《神曲》就犯困,读几遍也没得到感受。而一读曹老先生的作品就废寝忘食,连回目都能背诵下来。”张爱玲说:“我唯一的资格是实在熟读红楼梦,不同的本子不用留神看,稍微眼生点的字自会蹦出来。”宗璞说自己“曾把幻境部分挑出来读,觉得特别有趣”。贾平凹说他上大学后,最喜欢的作品就是《红楼梦》和《聊斋》。王安忆也说过,她最喜欢读《红楼梦》,无论从哪里读起都很吸引人。

  刘绍棠1984年在鲁迅文学院谈创作时,奉《红楼梦》为中国作家的圣经。他说:“我很爱看《红楼梦》,看了很多遍。作为中国作家不看《红楼梦》,写不好小说,发表是可以的,但写出好小说不可能。马克思的《资本论》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圣经’。《红楼梦》可算是中国写小说的‘圣经’。”

  李准这样回忆自己和《红楼梦》的渊源。他16岁读《红楼梦》是在一个山洞里,当时正逢日本鬼子扫荡。“大约是四天读完,那四天中我好象没有吃几顿饭,眼睛读得发黑了,脖子读得发疼了,我象疯狂一样漫游在一个感情的世界。”

  几十年后的李准遭遇文革,“我却为我的儿女逐渐长大,而没有读过《红楼梦》而着急”,担心他们“会变成‘野兽’”,然而,“在抵制法西斯和封建迷信的文艺书籍中,我还找不到一本艺术性高超,思想性深刻的书,因此我想到《红楼梦》。后来终于借到了,我想在他们思想荒芜的土地上,让他们去认识一下人和爱这第一课,是必要的。以后我见到很多青年作家,第一句话总是要问:‘你读过《红楼梦》没有!’如果他还是没有读过,我总奉劝他先读读。”

  很多作家的作品深受《红楼梦》的影响。最明显的如林语堂的长篇小说《京华烟云》、巴金的代表作《家》、二月河的“落霞三部曲”。而张爱玲的小说,干脆就是20世纪的《红楼梦》。孙犁的语言以及创作风格,刘绍棠的小说语言等,都从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

  二、作家自身的经历与生命与《红楼梦》融为一体。这批研究《红楼梦》的作家,自身的小说创作已经取得相当成就,命运和经历也与曹雪芹有类似之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骨髓、血液乃至生命意义,已经与曹雪芹、与《红楼梦》融为一体。

  作家和阅历是分不开的,我们从来不相信什么神童作家。痴迷于红学的作家大多历经坎坷,阅尽人生,又还保持着较好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李国文在《李国文楼外说红楼》中说:即使是进班房,只能带一本书,我也要带《红楼梦》。“唯有曹雪芹的《红楼梦》,是永远读不完,也是永远读不厌的书。是能够得到求知的满足,也是能够饱享消闲的愉快的书。”

  孙犁写于1979年的《红楼梦杂说》,明显地与他上世纪50年代写的红学文章不同。他说:

  “只有完全体验了人生的各种滋味,即经历了生离死别,悲欢离合,兴衰成败,贫富荣辱,才能了解全部人生。否则,只能说是知道人生的一半。曹雪芹是知道全部人生的,这就是‘红’书上所谓‘过来人’。

  历史上‘过来人’是那样多,可以说是恒河沙数,为什么历史上的伟大作品,却寥若晨星,很不相称呢?这是因为‘过来人’经过一番浩劫之后,容易产生消极思想,心有余悸,不敢正视现实。或逃于庄,或遁于禅,自南北朝以后,尤其如此。而曹雪芹虽亦有些这方面的影子,总的说来,振奋多了,所以极为可贵。

  因此,《红楼梦》绝不是出世的书,也不是劝诫的书,也不是暴露的书,也不是作者的自传。它是经历了人生全过程之后,在丰富的生活基础上,产生了现实主义,而严肃的现实主义,产生了完全创新的艺术……它的主题思想,是热望解放人生,解放个性。”

  孙犁的这番话,不经过文革的磨难是说不出来的。他在文革结束以后写下的《芸斋小说》,明显比他抗战时期的代表作《荷花淀》、《铁木前传》、《风云初记》等更加耐人寻味,意义深远。孙犁说曹雪芹,也是说的他自己。作为一个青年成名、中年落难的著名作家,他对曹雪芹的理解,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理解,也是“惺惺相惜”式的理解。从生活到创作,他俩都是“过来人”,都是虽然有“消极思想”、但总的来说敢于“正视现实”、精神比较“振奋”的“过来人”。新时期的孙犁,可谓曹雪芹的知遇、知己、知音。这也再一次提醒我们,在讨论《红楼梦》时,千万不要忽视了作家的见解。

  《红楼梦》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也是中国文化的百科全书,更是中国文学的百科全书。无论你是青年、中年还是老年,无论你从哪个角度阅读,你都能从中领略出新的味道。因此《红楼梦》是永恒的。如果我们把以冯其庸先生为代表的红学家称为正统派或主流派,把周汝昌老先生的红学研究称为考证派的话,我们认为已经形成了第三派,这就是本文论述的作家派。我们期待着各派高人都能在21世纪的红学论坛上更加光彩夺目。

 
编辑:国际艺术界  
设计大师帮扶:标志logo设计 包装设计 画册设计 广告设计 平面设计等VI系统设计 在线QQ:104601249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国际艺术界名家大典》征稿  弘扬中国梦传递“真正美”免费送名人书法题字QQ:306646416  
本站文章、作品、留言只代表作者和留言者本人,不代表国际艺术界网观点……
 
 
风景《夕阳》--1024×768
点击 240158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129959 次
 
A:成人美女图片
点击 81462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58774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44955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33498 次
 


图片素材 平面设计欣赏 标志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书法欣赏 名片设计 人体艺术 油画欣赏 国画欣赏

 推荐文章
 文章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玛雅预言:2012玛雅人预言专辑 图片 119248 2010/3/24 14:16:47
==>  当代小说--换妻 62786 2009/3/20 14:09:51
==>  玛雅预言:2012世界末日预言 27144 2010/3/3 14:38:27
==>  斗破苍穹:快眼看书-全文阅读-最新章节-下载 26811 2010/1/27 22:24:13
==>  中国四大民间故事简介 16701 2010/5/17 11:51:33
 相关文章
 资讯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乱伦小说-成人小说-言情小说浅谈 509855 2008/11/16 1:37:08
==>  玛雅预言:2012玛雅人预言专辑 图片 119248 2010/3/24 14:16:47
==>  当代小说--换妻 62786 2009/3/20 14:09:51
==>  玛雅预言:2012世界末日预言 27144 2010/3/3 14:38:27
==>  斗破苍穹:快眼看书-全文阅读-最新章节-下载 26811 2010/1/27 22:24:13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在线投稿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www.gjart.cn QQ: 306646416 
  版权:中国.国际艺术界网 美国-国际艺术界联合会G.J.Art (USA)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