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艺术界  
国际艺术界首页
 
    国际美术网 国际书法网
国际音乐网                    
国际影视网
 
国际设计网
  国际摄影网   国际广告网    
书画装裱|配框 国际文学网
国际艺术市场       LOGO标志设计  
 
艺术原创区
 
   
   
 艺术家库 | 人体艺术 | 会员中心 | 资源下载 | LOGO设计 | 艺术展厅 | 艺术家排行榜 | 艺术设计 | 作品欣赏库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国际艺术界-->国际文学网-->散文论文  
国际文学网   
每期榜上星闻   
每期领军人物    
  名家名作    
  作品欣赏    
  最新作品    
  个人主页    
诗词歌赋    
  对联大观    
  现代诗词    
  古诗词库    
  诗词常识    
  原创诗词    
散文论文    
  现代散文    
  历代散文集    
  校园散文    
  人生格言    
  原创天地    
好看的小说    
  古典小说    
  当代小说    
  人物传记    
  穿越小说    
  民间故事    
搞笑幽默    
  幽默故事    
  祝福短信    
  童言无忌    
  脑筋急转弯    
  笑话大全    
学艺沙龙    
  文学评论    
  报告文学    
  诗歌创作    
  散文创作    
  高考指南    
商务服务    
  商务资讯    
  二手市场    
  作品交易    
  好书推荐    
  文学团体    
时尚文学    
  另类文学    
  网络文学    
  科幻探险    
  武侠传奇    
  现代言情    
  广告作品欣赏图库   
  媒体广告欣赏   
  室内外广告欣赏   
  展览展示欣赏   
  广告礼品欣赏   
  优秀广告欣赏   
  广告设计   
  公益广告   
  化妆品品牌   
  设计作品欣赏图库   
  LOGO-标志设计欣赏   
  平面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服装设计欣赏   
  交通工具欣赏   
  电子产品欣赏   
  日常用品欣赏   
  其他用品欣赏   
  网页设计欣赏   
  多媒体作品欣赏   
  CG插画欣赏   
  手绘插画欣赏   
  动漫Flash欣赏   
  城市景观欣赏   
  园林园艺欣赏   
  室内设计 室内装修   
  建筑艺术欣赏   
  精品海报欣赏   
  QQ头像   
  QQ网名   
  名片设计欣赏   
  字体设计   
  画册封面|画册设计   
  商标设计商标转让查询   
  书法作品欣赏图库   
  毛笔(软笔)书法欣赏   
  硬笔书法欣赏   
  篆刻艺术欣赏   
  美术作品欣赏图库   
  国画欣赏   
  油画欣赏   
  工艺美术欣赏   
  雕塑浮雕欣赏   
  装饰画图片素材   
  素描头像素描静物   
  景泰蓝工艺画   
  摄影作品欣赏图库   
  老照片欣赏   
  新闻摄影欣赏   
  人体艺术|人体摄影   
  广告摄影欣赏   
  人物摄影欣赏   
  体育摄影欣赏   
  风光摄影欣赏   
  婚纱照片欣赏   
  影视曲艺作品图库   
  影视精彩片段欣赏   
  戏剧艺术片段欣赏   
  曲艺艺术片段欣赏   
  戏曲艺术片段欣赏   
  音乐作品欣赏图库   
  声乐欣赏   
  器乐欣赏   
  FlashMV欣赏   
  音乐作品(MV)欣赏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素材   
  非主流图片设计   
  非主流签名   
  非主流闪图   
  非主流头像   
  非主流动画   
  非主流歌曲   
  桌面壁纸欣赏图库   
  WINDOWS主题壁纸   
  苹果主题壁纸   
  动物植物风光   
  经典设计壁纸   
  人物主题壁纸   
  高分辨率壁纸   
  游戏卡通壁纸   
  其他类别壁纸   
  个性图标头像   
 
我宁愿做我的红颜祸水
2006/1/29 23:09:16   
 
     云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挽起衣袖抬起那一叠重达20公斤的书抬到书柜上面,额前的发不安分的散落下来,遮了她的眼。她有一双深深的迷一般的眼眸,那是很多人告诉她的。她也很习惯稍微眯着眼睛,把目光不定位的投向深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那样会使自己更迷人。

  她的男人就是这样对她一见钟情的,在她最迷茫的时候。想到他,云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态,是爱吗?不是!那是什么?不知道!她总是这样的自问自答。

  很多人都奇怪云烟找了个这样的男人,他矮矮胖胖的,而且还具备了商人的一切特征。有人说:是为了钱吧。云烟在跟着他的时候,他的店已经生意惨淡,面临倒闭。

  好朋友霞就住在他的店对面的单位宿舍,她瞪着云烟的双眼,“要不是你在这里,我还不会到这种小店来。云烟,你变了。”云烟疑惑着看着自己的好友。“在你眼中在也没有那种迷一样的东西了,你的眼神很坚定,很清澈。”云烟抬头望望蓝天白云,带着感激的说:“他让我安定下来了,我厌倦了飘来飘去。他改变了我,我一直希望自己能过平凡女人的生活。其实女人想要的,只是爱自己的男人,那会让自己不容易受伤。”

  霞沉默:“你已经忘记他了吗?”云烟的肩头还是微微动了,她知道所指的他是谁,爱了那么多年,怎么能说忘就忘呢?!想起那天的电话,他平静的告诉自己,“我要我的前途,对不起!”云烟在读书的时候就很讨厌选择题,单选,多选,而且错了就得扣掉全部的分。选择上哪个学校,选择穿什么衣服,选择什么样的头发,而他选择的是我和他的前途,当然了,“女人如衣服”,再爱的女人也比不上前途的重要。

  记得在读书的时候曾和一位知己讨论过男人薄幸的问题。由古至今,没有男人是真正珍视过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红着脸说:“错!杨贵妃不是集了三千宠爱于一身吗?”云烟:“可惜最后被吊死在槐树下,成了艳鬼。”他又说:“梁祝的传奇呢?不是相思殉情了吗?”云烟:”梁山伯是最愚蠢的男人,连命都没有了,还要心爱的女人为自己殉情。为什么不能向《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要自己爱的女人好好的活下去?!”他也若有所思:“我想起了一首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云烟:“不错,苏轼用他的文笔赚了不数人的眼泪,但你有没有想过,他悲悲切切的写完了吊亡妻的文字之后,还不是搂着自己的新宠去温自己的鸳鸯梦。”

  好多年了,这些话又清晰了起来。云烟还记得当时自己说过一句话:“我宁愿做我的红颜祸水,也不愿意做男人的红颜知己。”而现在呢,年轻时候的豪言已荡然无存,自己还是成了贤妻良母。也许真的象他们所说的,婚姻才是女人的开始,有了婚姻、家庭、和孩子,一个女人才能称作是女人。

  霞把手放在云烟的小腹,“宝宝乖吗?”云烟的脸刹时的温柔,“很乖啊,我每天没事就会跟她说话,她很高兴呢!”霞推了推镜框,她脸上有点担忧,“单位里知道了吗?”云烟的笑也凝固了,“还不知道吧,反正再过点时间瞒不下去了就请长假吧。”霞关切的说:“云烟,你还那么年轻,不急于要个小孩吧,那有可能会毁掉你的一切。我结婚两年了,要不是他爸爸瘫痪在床,我们也早有小孩了。”云烟的神情很坚定,“霞,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要过什么,现在我只想要这个孩子,我爱她,没有她我不能活的!”霞叹了口气,“我们朋友那么多年了,从来就没有反对过你做任何事,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母性真是可怕的东西,我以后可能也会变成你这样的。”

  云烟笑了,“别说了,帮我把这些书放好吧。”霞也笑了,“哦,你叫我来是利用我的劳动力啊。告诉你,要付我工钱哦。”云烟拢拢头发,“好好,等一下请你喝可乐。”“诶,我还要吃一份薯条和一只鸡腿。”云烟又笑,“敲诈啊!吃成大肥猪,叫你老公休了你!”“我才不怕呢,我常跟他说,我的初恋都给了你,而你有过那么多次恋爱不公平。以后我去找个男的再恋爱一次。他居然满面不在乎。翻过身睡着了。”“哈哈~~”她们的笑声回荡在书店里,时不时的说着女人之间的小秘密。

  夜里的风扫过了云烟的窗外,南方的小城,天气异常的酷热。云烟难以入睡,云烟把刚刚买回来的胎教音乐把进了抽屉里。他睡了。云烟喜欢深夜起来,看着远处灯火明亮的佛塔,有人说:“心灵烦躁时只要眺望到那光火,就会令你心灵得到平静。”

  常常在问:“哪里才是我的家?女人结婚了以后总会有这样的错觉,娘家,夫家,父母,家公家婆,有时候梦中惊醒会发现身边睡着个陌生人,他会抱着自己,跟自己争抢被子,但心与心却很远,即使是心贴心的睡。

  想起刚才去领导家里拒绝了自己请长假的要求,他还语重心长的叫云烟开张计划生育证明到单位。云烟的心一直的往下沉,想起了那首歌

  “远离地面快接近叁万英尺的距离,

  思念向粘着身体的引力还拉着泪不停地往下滴。

  逃开了你我躲在叁万英尺的云底,

  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的我以为还拥你在怀里。”

  是否真的要上天入地,才可以藏得住自己和自己的秘密。”我不过是个女人,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小孩。我错了吗?”远处的钟声悠扬,一声声,有多少地狱中的幽魂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云烟觉得自己的心也沉淀了下来,象入了定。有一种信念在心里越来越坚定。

  第二天,她找了在妇保院的同学写了张放环证明。然后在同事好奇的目光下走进了领导办公室。他的目光扫过那张小纸片,然后放进了抽屉。“这件事,我还跟其他领导商量一下。而且你科室的小芳刚好请了产假,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让你休假。要不过几个月再说吧”

  云烟漠然走在街头,街上的人影在晃动。走到小店门前,他看了自己一眼,“你怎么不上班啊?”“今天休息。”云烟说了谎。他还是冷冷的语调,曾有的激情都在婚姻里磨尽了。“晚上我去广州出货,你看店吧。”云烟没有抬头看他,“恩,我今天去单位,领导还是不同意,你看怎么办?”他忙着整理着书架,“那就算了吧。等我回来去医院吧。”

  云烟似乎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你说什么?”他看了她一眼,又继续手里的工作,“工作还是要保住的,你要是没有工作,我拿什么养你啊。对了,给那个谭校长打个电话,谈谈这次生意的细节。”云烟把抽屉还没织好的小毛衣甩了出来,“现在你才说算了,现在你就只想赚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他似乎也有点愤怒,“当初你是失恋,就算没有我,你随便遇上别的男人,也会抓住不放的。你跟我的时候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

  云烟看着手里淡黄色的毛衣,她一直觉得肚子里的一定会是个女儿。心里一阵紧,肚子里也是一阵翻腾。穿在身上那一件宽大的T恤也掩饰不了臃肿的体形,走着也象企鹅摇摆。女人这个时候是最丑的,但却是最快乐的。“把我的存折给我吧。”云烟企求着说。“干什么?”他的语调象警察。云烟的声音小了,“我没钱了。”他从口袋里取出来,云烟看看上面的数字,“怎么只有3000块钱啊?”“不是说了我要去广州吗,我要出货,回来还你就是了。”他的声音很不耐烦。“这钱是------”云烟把下半截话吞了回去,反正他也不会听自己的。“这钱是留着生小孩子用的,20000块只剩下3000,够自己用多久啊,就算天天吃稀饭青菜,也只够三个月左右吧。”

  以后呢?云烟不希望知道什么叫以后。没有以后了,走出了小店,云烟没有回头。

云烟坐上了开往某地的破烂的中巴,目的地是自己好友的所在地,她想不到自己可以去什么地方。拎着个小包,几件孕妇裙,遮遮掩掩的穿了好久紧绷绷的衣服,现在可以自由的挺着光荣的肚子走路了。在颠簸的车程上,不顾别人好奇的眼光织着那件黄色的小毛衣。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嘴里哼着那首“最浪漫的事”,每个女人都会傻傻的期许着,有个人会陪自己慢慢变老,到老了还会是男人手心里的宝。但那不过是个美丽的梦而已,让每个女人都怀着这个梦直到老。

  云烟还是改不了在车上睡觉的毛病,等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旁边一个男人的肩膀上,有点不自然的笑了笑,突然瞥见他肩上那雪花般的头皮,云烟有点想吐。车及时停了下来,“我猜没有女人到了怀孕四个月还是受这样的苦,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也许我们都是为了争个生存的空间而已。”

  好朋友看到云烟并不惊奇,同窗三年的同吃同睡,彼此就象姐妹般了,很多话都尽在不言中了。坐在她所在医院的门前,看着幸福着一家三口出出入入,对面的童装店里的电动木马吸引了很多可爱的小孩,他们都满足的笑着。想着要是有一天,我的孩子也坐着木马,笑着,那该多好啊。想着,她竟哭了,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前。

  “洗澡吧。”好友招呼着自己。“恩。”云烟特别的沉默。突然的问:“你这里的乡下有老房子租吗?我明天出去找找看。”燕第一次对自己欲言又止。等云烟从浴室出来,她望着云烟,“你妈和哥哥说明天就来。”云烟咬了咬嘴唇,“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出卖我。你知道我当你是唯一的朋友,明天我就走。”把楞楞的她硬生生的搁在门外。

  织了几针的毛衣,她把毛衣搂在怀里,紧紧的,生怕有什么会夺走它。“它是我的,是我的。”捂着小腹,云烟平躺在床,“宝贝,你以后没有父亲了,就只有我和你一起,好吗?你长大了,会不会象妈妈一样问着谁是爸爸,会不会觉得孤独,会不会难过。但我会全身心爱你,让你过上公主般的生活,而且不惜任何代价。”

  黑夜中,她向着不明方向跪了下去。“神啊,主啊,菩萨,观音啊,上帝啊,要是有谁听见了我的企求的话,请让我许下一个愿吧。我愿意用去的全部去留下这个小孩,把我的生命拿去吧,把我的青春和美丽,把我所有的财富和幸福都拿去吧,只要你给我这个孩子!”

  苦苦哀求,

  再无言泪中崩溃。

  夜漫漫,让时间停住吧,黎明不要来,让她和她的宝宝好好睡一觉。

  “小宝宝,快睡觉,------”哼着经典的摇篮曲,云烟睡了。

  云烟一遍遍在梦中惊醒,梦中有个天使般的脸孔,可爱的笑着,却跑得越来越远。云烟的泪不知不觉的滑落,想叫句“宝宝”,却喉中哽咽着,发不出音来。

  

  睁开眼以后,母亲坐在自己的床头看着那件小毛衣,晨光洒在母亲身上圈了一层光影。她的脸慈祥的、温柔着,云烟心中有根弦拨动了,“妈”,云烟充满感情的叫了一句,已经好久没跟母亲如此的亲近了。母亲看着云烟,脸一下子冰凉。

  “云烟啊,你没请假吧。你单位上的小梅打电话到家里,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家里人商量啊。她说了,你现在不能去上班了,他们会抓你去医院的。你要不解决掉这个孩子,你以后就不能去上班了。”云烟负气的说:“反正我也不想上班了。”

  母亲气愤的刮了云烟一个耳光,“你怎么那么糊涂啊?结婚是你自己擅做主张,现在工作说不要就不要。你想过你有什么本事去养活自己和小孩吗?”云烟的泪在打着转,固执着没有掉下来。“我可以去洗碗啊,卖茶叶蛋,我能养活她。您们不想管我,我自己会为自己负责任的!” 

  云烟的心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我要她!她是我的!我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她!” 电话响了,云烟靠近了话筒,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你给我马上回家!我不是说了,等我广州回来吗?你怎么逃跑了呢?我限你今天晚上之前回家。明天去医院,我来接你!”呆呆的对着话筒,云烟才发觉自己竟一句话也没说,随从着按着他的吩咐去做。

  好象有人问说云烟,到底为什么爱他?云烟说:“我并不爱他,我从来谁都管不了我,但我却很听他的话,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朋友叹了口气:“云烟,你变得没有棱角,你失去了光芒。”云烟也叹,“女人要的,也许就是那种尘埃落定,平淡如水的生活。我累了,我只想好好的找个港湾可以停靠。他恰好出现在我需要的时候,这与爱无关。至于我变什么样都无关紧要,女人只有在经历了婚姻和家庭才会明白人生的意义,才会变得完整,也许那是好的!”

  一次疯狂的出逃,还是以失败落了幕。云烟茫然着呆在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在这里哭过、笑过,曾在这里想着心事,记着日记,听着爱的歌,看着爱的书,在这里充满期许的穿上了嫁衣,走出了家门,而如今-----物是人非!

  云烟抱着自己心爱的布娃娃,又是一夜不眠!

  突然觉得自己被世界屏弃到无人的角落,象一颗尘埃,随风起,随风落。命运是如此难以把握,人是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的。象蚂蚁一样的忙碌着,为了自己各种需求奔波着,求了三餐一宿,求了一杯黄土掩了一生。难道这就是人生!云烟毫无边际的想着,竟然把自己的事都忘记了。

  明天,将有什么风暴?!云烟想着,忧郁得哭了出来。

好久没有如此喧闹的场面了,除了那次自己出嫁,还真没有过那么多亲戚朋友到场。云烟在人群中总会躲藏着自己,淹没着自己,那就让自己有安全感。看着一张张熟悉的却绷紧的脸,云烟的心期待着,就象上课迟到被罚站的小孩,等待着对自己的批判。但老师一般都不会知道,决意要迟到的小孩都是有点自暴自弃,故意做错事,再得意的等待惩罚。

  满脑海都空空着,一下子找不到语言、文字和思绪。云烟看着他的男人站了起来,象小孩子的演讲发言,她端详着他,竟然发现自己是第一次看清楚这个男人。矮矮的,胖胖的,一副劳苦大众的模样。想起自己认识他几个月还会叫错他的名字,竟然会把自己托付给这样的男人,云烟恍若隔世。倒是有那么一句话令云烟醒了,那个男人口中吐出了一句话:“我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想着会离婚的。再说了,她要是一定要生小孩,而没有了工作。我说实话,我负担不起!”然后他发言结束,坐了下来。

  云烟沉默了许久的话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又没逼你结婚啊,你当初若是不同意娶我,我完全可以不要这个小孩子啊。你为什么陪我去买胎教音乐啊,你为什么买10多块一斤的苹果给我吃啊,你又为什么买300块的奶粉给我喝啊?你为什么让我体会了做母亲的幸福,看着我甜蜜得打着小毛衣,感觉了一次次孩子的悸动,你却叫我不要呢?你怎么让我站在幸福的最顶端却又把我推了下去呢?好,你既然话说明白了,我也不会要一个来自己父亲都不要的小孩子。你们都走吧,下午,我自己会去医院的!”

  夏日的午后,太阳很毒。云烟却毫无察觉。白花花的光线令人失去了自己的影子,“我是个没有影子的人,我是没有心的人,我是没有过去的人,我是没有未来的人,我是和幸福擦肩而过的人,我是没有了我的人!既然我没有了,还叫人吗?”云烟抱着布娃娃神经质的笑。母亲担忧的看了一眼,却不发一言。

  夜了,宝宝不动了。云烟看着坐在床头的丈夫,“丈夫,丈夫,一丈以内的就是自己的夫!”云烟咯咯的笑着。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这是你喜欢吃的炸鸡腿!”递过来了,就埋头坐着,对面病床上的女人袒胸大咧咧的给小孩喂奶,那小娃娃却烦躁的一声声啼哭。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酒味,奶骚味,和婴儿身上特有的味道,紧闭的门窗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云烟一手抓了只鸡腿,大口大口撕咬着,象狼,吃的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的,不到5分钟就把它们全消灭掉了。满手的油在他的白衬衣上蹭了几下,“喂!”云烟不叫他的名字了,“你明天去领张离婚申请书,我马上签字给你!出院以后我回家去!”  那个男人错愕的看着云烟,仿佛看见了僵尸还魂。前几个小时还在哭闹着要死要活的女人,一下子象换了个人。男人想着 :“也许我从来就没了解过她!”云烟也想:“也许我从来就没了解过他!”这就是婚姻,有一天,你会惊觉,吃着一样的米,喝着一样的水,睡着一样的床,居然还是陌生人!

  云烟在麻木得挣扎着,痛着感觉了生命在身体里慢慢抽离,已经没有了泪,没有了痛苦的呻吟,全身乏乏的,空洞的只剩下躯壳。

  云烟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秋收之后干枯的水田,张开嘴向着天呐喊。到处散满了禾秆和稻粒,清清爽爽的下午的阳光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影子,而云烟看见了自己,穿上了破烂的衣裳,戴上了草帽,手脚被捆绑,随风轻摆。“我是个没有心的稻草人,我快乐的站在了丰收的稻田上。”云烟的思绪越来越不清晰,她被人摆弄着回了家,摆弄到了一张大床,摆弄着吃下了一口口的饭。

  然而有一天,云烟却突然醒了,半夜三点的钟敲响,身旁的被龛依旧冰凉。男人没有回家,云烟象夜游般的爬起,拔打了他的电话号码。“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云烟跌坐在厚厚的沙发坐垫上,自己回家有几天了?她去翻看了下日历。自己有多久没和他说过话了?不知道!那个稻草人的梦终于醒了。

  云烟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她压低了声音问:“请问有没有一位30岁左右的骑大黑鲨摩托车的男人进院。”不耐烦的声音回答:“今天没有出车祸的!”云烟的“谢谢”还没有说出口,电话中的盲音已经给了她最好的回答。他一定出什么事了,他从来不会这样一夜不归的。云烟烦躁着,居然下了楼推了自己的破自行车出去了。

  深夜的街头除了宿醉晚归在飚车狂呼,还有睡眼惺忪带着蔬菜篮子的菜农之外,几乎找不到女人的身影。云烟穿上了风衣,扣上了帽子,凉凉的风鼓吹着衣脚,漫无目的的晃着。“我已经不再是令人侧目的那个美丽女子了!就算深夜的街头也没有人会看上我一眼!”云烟想着,一阵悲凉。

  看到东边开始发亮,云烟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伸手拦了部三轮车,满身的汗把自己浸润了。上了楼,还是黑、寂静在迎接着自己。云烟打开了水龙头,让自己淋在水中。“你们说我不能洗冷水澡,我偏要洗,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云烟眼眶干干的,没有泪。

  门响了,他进了房间合衣躺在床上。云烟平淡的问:“你去哪里了?”他还是背对着,“我下午送货到市郊一中,回家的路上车坏了,回不来。”云烟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对这个答案满意了。“我居然会相信他,我居然一点也不生气。我怎么了?”云烟也背对着,窗外,太阳升起来了。

云烟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人总是会那么茫然的承受着生活加赋的种种,无奈着,却不得不依然承受。大街上大声放着的歌里唱着“你听海是不是在笑,笑有人梦做的醒不了,笑有人以为把头抬起来,眼泪就不会望下掉,......”     梦不醒的人该是幸福的。云烟被人唤了声,云烟犹豫着望着花店的门槛,犹豫着,却进去了。若不是他那天带了点醉意,强吻了她,还说了句“恨不相逢未嫁时”。云烟很结实的在他脸上留了个记号,然后想着他在家嗷嗷待哺的女儿,心酸的迈出了小店。“我永不会是第三者!永不会是谁的另一半!我是我自己的!只属于我自己!”

  他尴尬的笑着,“近来好吗?”云烟毫无心绪得拨弄着那一片开得红彤彤的玫瑰,“我要离婚了。”语气却象墙脚不起眼的野菊花,迎风摇曳。“恭喜你啊,脱离苦海了。”云烟意外的等到了他的一句话。酒精灯燃着的一壶茶,绿色的叶在翻腾,云烟瞪着它无言,仿若看见了自己。

  来来往往的人,忙碌着,云烟都视而不见。手机响了,是好朋友霞。“你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啊。”云烟苦笑着,“我想去本市最高的那幢楼体会一下纵身而下的感觉。”霞当真了,“云烟,孩子没有了,还会有的。你不该放弃自己。”云烟还是淡淡的,象诉说着别人的故事,“我还有自己吗?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是玫瑰?是蔷薇?是百合?”“云烟,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云烟叹了口气,“别来了,我憔悴着呢。但我会好起来的。”霞沉默许久,才说了句,“云烟,用情太深是你在致命伤,好好疗伤吧,你会好起来的。”

  电话挂了,云烟眼中有点潮。他说:“想哭就哭吧。”云烟耸耸肩,“不,我不哭,从不在人前哭。”不觉是黄昏,街上的行人匆匆,他们往着家赶,那里有温暖的灯火,有着香喷喷的饭菜。云烟想起自己也曾蓬头垢面的提着一筐菜往家赶,那勉强可以叫家的地方。

  云烟诉说着,“广东有个叫‘阿二靓汤’的汤馆很有名,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他摇摇头。云烟还是拨着玫瑰,“那是八十年代,‘二奶村’里的女人熬一手好汤想栓住男人的胃,留住男人的心。但芳华逝去后,这群女人被男人所弃。有一群女人合伙开了这个汤馆,慢慢墩了几个小时的汤,却留住了过往人的心。以后这个汤馆就远近驰名了。”云烟说着,竟哭了起来,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在花香满逸的小店,放肆的痛哭。

  他静静坐在云烟对面,看着她委屈倾泻,再看她慢慢平息。“云烟,你永远是男人心中最好的红颜知己,是最美的那个梦,但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真正把握到你。你是那么的飘渺,象云,象雾,象很近,却很远。”云烟听着,止住了抽泣,很坚定的说了句:“我永不做男人的红颜知己!就算我用一生的心血去熬一锅汤,真正品味其中滋味的人,试问又有几人?!我要做我自己的红颜!我要做自己的红颜祸水!”

  当婚姻开始变得看的清楚,说的清楚的时候,也许婚姻就真的走到了尽头。云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该带走的都带走了,决不会带走那崭新的被龛和窗帘,也决不带着男人的气息离开。
  短短一年的婚姻,就留下一张小纸片,上面留了句,“我们离婚吧。”云烟总是固执的做想做的事,她好象很传统的忠于了婚姻,却又不敢于被束缚。又回到了纠结了20多年悲欢的小天地,云烟望着高高的书柜,放下了自己的包裹,“终于,到家了。”  换上了拖鞋,倦在沙发上看新闻,家里人都不声不响,都因为云烟是闹闹小姐脾气,过几天就会好的。“妈,我要离婚了。”母亲埋头在打着毛衣,“恩。”算是听见了。“妈,你等了爸12年,他还是跟你离婚,你后悔了吗?”母亲终于抬起了头,望着云烟,有一种说不清是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每个人都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要做就做,做了就不悔。不管你做什么,妈都尊重你的决定。”  云烟感激得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一句话却不敢说不出口,“我决不会用自己的12年青春去等一个不会回头的男人。”但值得不值得,并没有标准可以衡量。就象母亲说的,要做就做,做了就不悔!
  新闻里播着今年的自学考试超过了历年的考生,云烟想起了自己的小店,把自己锁进了房间,半夜无人了,她偷偷出了家门。
  还记得以前听人说过,古时候有个女子为了会自己的情郎得走过十里的乱葬岗,云烟还笑笑说,爱情的力量足以让柔弱的女人变得勇敢。云烟走遍了半个城市,把曾属于自己书店的广告贴满了广告栏。也许这样做并不为什么了,只是熬了一锅没熬好的汤,完成一件未完的事。“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空气清爽着,云烟似乎又重新找到了自己,夜深凉,人寂静,心也沉寂。身旁突然出现了个身影相随,云烟的车把一歪,原来是他。两人默默同了一路,好象还是第一次。“饿了吧,去吃点东西。”云烟没有看他,“好啊。”
  云烟洗不掉满手的殷红,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的双手,那是曾在冬日里被他呵护过的小手,现在却固执的想逃离。云烟鼓起了勇气,“我们离婚吧,我从来就没爱过你,就算在勉强下去也是毫无意义的。”他的脸涨成了猪肝红,他还是不发一言,他从来就不轻易把心事告诉云烟。好象跟很多人说的一样,但全世界人都知道的时候,老婆是最后知道的那个人。夫妻是不能成为朋友的,适当的欺骗和隐瞒,有助婚姻的美满。
  他好象第一次认真的说话,“我知道,从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你的心就不属于我。我不愿意躺在有三个人的双人床,有一次你在梦里呼唤着他的名字。你还是去找他吧,他也为你回来了。”云烟摇摇头,“就算没有他,我们也会分开的,彼此猜疑,互不信任,这样的生活让人窒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就把他忘记了,不管你相不相信,女人承受了婚姻,也就背负了责任。那是你所不能明白的。”
  他有点动了感情,“那你以后好好过吧。”云烟有点失望了,她原以为他很在乎自己,会挽留自己的。原来是这样的,既然已经毫无留恋了,那就好好做个了断吧。“其实我为了做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证明我也可以是平凡女子,我也可以是贤妻良母。但婚姻并不光靠这个就可以持续到白首,我曾经爱过你,那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
  云烟做了最后的一次表白,说了声“对不起”。她走在夜空中,月斜,星稀,灯昏黄......

云烟就这样看似毫无理由的恢复了自由身,打遍了所有认识她的人的电话,通知他们自己离婚了。令云烟意外的却是,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赞同云烟这么做,包括她的家人。
  云烟小心的拨了个电话,好几年了,熟悉的男声依然令自己心神荡漾,“你好,哪位?”云烟压低了声音,企图掩饰自己的慌乱和狼狈,“是我,我离婚了。”电话那头许久沉默,云烟听见自己的心狂跳。想起多年以前他对自己说过的那句“对不起”,恍如隔世。
  云烟打破了沉默,“你为什么要回来这个小城?”他的声音淡淡的,令云烟想起了“君子之交淡如水”,流畅着,不关风月。“毕业以后,家里要我留在广州工作,二十多年了,都是家里替我安排了生活方式。回来就算是自己替自己做了一次主吧。”云烟怅然,“哦”,沉默。
  “要不,晚上出来一起去喝点什么,当是庆祝你的重生吧!”云烟眼前一亮,“好的。”他继续说着,“晚上8点,蓝月亮,不见不散。”
  这一天,云烟都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熬到了入夜,云烟哼起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立地玻璃前,她一眼瞥见了一个散着一头乌发,脸色苍白,神情亢奋的女人,象是第一次约会的小女孩。云烟对着镜子笑了笑,镜子上大红的喜字还有点刺眼,云烟一下子跌坐在自己的床上,脸上发烧。看着满床的衣裙,挑了一件黑色的,拢了拢头发,就出了门。
  他早早坐在蓝月亮的雅座等着,吐着烟圈,看见云烟,连忙摁灭了烟,站了起来。云烟不敢凝视他的双眼,懊悔此举唐突。
  服务员点了盏小蜡烛,熄灭了灯掩饰了彼此的尴尬。他替云烟叫了份橙汁,那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忘记云烟的喜好。云烟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还好吧?”他又点起了烟,“还好。”云烟皱起了眉头,“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他一直在云烟心目中,都是纯洁的,云烟看不得他有那么点坏习惯,那会让她特别的心疼。
  他很纯熟的吐着烟,小红点一明一灭,借着微弱的亮光,云烟瞥见了他的脸。“那年你离开了我以后,我和张文辉在一起在外面一起租了个房子,两个失意的人一起喝喝酒,吸着烟,对着珠江狂喊,第二天就逃课。就这样过完了大学生涯。英语没过四级,没拿到学士学位,只好回这个小城混饭吃。”云烟的心抽紧,“原来这就是你想要的锦绣前程?我明白了!”
  又是沉默。云烟望了四周,都是卿卿我我的小恋人。“等我们都年老的时候,要是这个小酒吧还在,我们会不会还想的起这段话,这段往事。”突然酒吧一阵喧闹,接着有人跟他拍肩搭背,还有暧昧的眼神望了望云烟。云烟如坐针毡,“不早了,我回去了。”
  不知谁说了句“再坐回吧,没事。”云烟眼睛湿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感伤。他站了起来,“我送你。”云烟站住了,迟疑了下,还是迈了出去。“不用了,我记得路!”
  [补记]
  同年十月,北京天坛,导游小姐很礼貌的介绍着:“你们现在所看到的三尊佛,由左到右,叫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各位游客若有什么心愿可以选择一尊佛,许下之后会很灵验的。现在给大家10分钟时间自由活动。”
  云烟虔诚的跪在过去佛前,“佛啊,若过去我犯下的种种,都加予我。让所有因我受过伤的人都得到幸福吧!”云烟双手合十,深深一拜,久久没有起来......

 
编辑:国际艺术界  
设计大师帮扶:标志logo设计 包装设计 画册设计 广告设计 平面设计等VI系统设计 在线QQ:104601249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国际艺术界名家大典》征稿  弘扬中国梦传递“真正美”免费送名人书法题字QQ:306646416  
本站文章、作品、留言只代表作者和留言者本人,不代表国际艺术界网观点……
 
 
风景《夕阳》--1024×768
点击 248228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130215 次
 
A:成人美女图片
点击 81735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58956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45175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33730 次
 


图片素材 平面设计欣赏 标志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书法欣赏 名片设计 人体艺术 油画欣赏 国画欣赏

 推荐文章
 文章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2011不得不看的警示名言警句大全 37711 2011/4/11 17:54:01
==>  名人名言:名人名言大全 21633 2010/1/18 18:10:38
==>  经典名人名言和励志名言 21169 2010/3/18 5:36:08
==>  文学艺术是第一生产力中的生产力.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之我见 11372 2009/10/18 16:09:15
==>  当代“名人名言”人生格言大全 10613 2010/2/5 1:39:44
 相关文章
 资讯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莎士比亚的经典名言名句 72068 2006/9/12 10:16:05
==>  2011不得不看的警示名言警句大全 37711 2011/4/11 17:54:01
==>  关于母爱的名言 31713 2006/10/19 11:02:01
==>  中国古代名言名句名录 29129 2006/5/17 13:23:25
==>  中国古代名人名言 25856 2006/5/13 13:01:21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在线投稿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www.gjart.cn QQ: 306646416 
  版权:中国.国际艺术界网 美国-国际艺术界联合会G.J.Art (USA)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