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艺术界  
国际艺术界首页
 
    国际美术网 国际书法网
国际音乐网                    
国际影视网
 
国际设计网
  国际摄影网   国际广告网    
书画装裱|配框 国际文学网
国际艺术市场       LOGO标志设计  
 
艺术原创区
 
   
   
 艺术家库 | 人体艺术 | 会员中心 | 资源下载 | LOGO设计 | 艺术展厅 | 艺术家排行榜 | 艺术设计 | 作品欣赏库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国际艺术界-->国际文学网-->诗词歌赋  
国际文学网   
每期榜上星闻   
每期领军人物    
  名家名作    
  作品欣赏    
  最新作品    
  个人主页    
诗词歌赋    
  对联大观    
  现代诗词    
  古诗词库    
  诗词常识    
  原创诗词    
散文论文    
  现代散文    
  历代散文集    
  校园散文    
  人生格言    
  原创天地    
好看的小说    
  古典小说    
  当代小说    
  人物传记    
  穿越小说    
  民间故事    
搞笑幽默    
  幽默故事    
  祝福短信    
  童言无忌    
  脑筋急转弯    
  笑话大全    
学艺沙龙    
  文学评论    
  报告文学    
  诗歌创作    
  散文创作    
  高考指南    
商务服务    
  商务资讯    
  二手市场    
  作品交易    
  好书推荐    
  文学团体    
时尚文学    
  另类文学    
  网络文学    
  科幻探险    
  武侠传奇    
  现代言情    
  广告作品欣赏图库   
  媒体广告欣赏   
  室内外广告欣赏   
  展览展示欣赏   
  广告礼品欣赏   
  优秀广告欣赏   
  广告设计   
  公益广告   
  化妆品品牌   
  设计作品欣赏图库   
  LOGO-标志设计欣赏   
  平面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服装设计欣赏   
  交通工具欣赏   
  电子产品欣赏   
  日常用品欣赏   
  其他用品欣赏   
  网页设计欣赏   
  多媒体作品欣赏   
  CG插画欣赏   
  手绘插画欣赏   
  动漫Flash欣赏   
  城市景观欣赏   
  园林园艺欣赏   
  室内设计 室内装修   
  建筑艺术欣赏   
  精品海报欣赏   
  QQ头像   
  QQ网名   
  名片设计欣赏   
  字体设计   
  画册封面|画册设计   
  商标设计商标转让查询   
  书法作品欣赏图库   
  毛笔(软笔)书法欣赏   
  硬笔书法欣赏   
  篆刻艺术欣赏   
  美术作品欣赏图库   
  国画欣赏   
  油画欣赏   
  工艺美术欣赏   
  雕塑浮雕欣赏   
  装饰画图片素材   
  素描头像素描静物   
  景泰蓝工艺画   
  摄影作品欣赏图库   
  老照片欣赏   
  新闻摄影欣赏   
  人体艺术|人体摄影   
  广告摄影欣赏   
  人物摄影欣赏   
  体育摄影欣赏   
  风光摄影欣赏   
  婚纱照片欣赏   
  影视曲艺作品图库   
  影视精彩片段欣赏   
  戏剧艺术片段欣赏   
  曲艺艺术片段欣赏   
  戏曲艺术片段欣赏   
  音乐作品欣赏图库   
  声乐欣赏   
  器乐欣赏   
  FlashMV欣赏   
  音乐作品(MV)欣赏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素材   
  非主流图片设计   
  非主流签名   
  非主流闪图   
  非主流头像   
  非主流动画   
  非主流歌曲   
  桌面壁纸欣赏图库   
  WINDOWS主题壁纸   
  苹果主题壁纸   
  动物植物风光   
  经典设计壁纸   
  人物主题壁纸   
  高分辨率壁纸   
  游戏卡通壁纸   
  其他类别壁纸   
  个性图标头像   
 
钟磊自选诗
2016/7/26 9:20:24  作者:钟磊  
 
 
钟磊自选诗
 
 
《一个正午的证词》
 
我在把自己放在七尺之外昏睡,睡在灵魂里,
让身体变成飘忽的往事,
在精神的口袋里安于天命,
像被篡改的生命,像被肢解的银杏核或苦瓜蒂,
被弃于沉默的虚无中。
而思想、真理、谎言在墙角的垃圾中争吵,
模糊了窗玻璃,
模糊了菜园子的茄子、柿子、辣椒,还有一棵树上的青李子,
也模糊了生活的心跳,在化成灰烬。
而我仍然躺在一个筒子楼的客厅里睡觉,
想象着被销毁的青春和阳光,
在一楼的长长走廊里,摸索着电灯和水管,
想改变晦暗的生活,想和灰尘说话,
说:“请把我的身体变成水。
放在一个破酸菜缸里和白菜酸一起,
然后,再从一道裂纹中溢出来,
只留下陈年的沉渣,再肆无忌惮地腐蚀一次空气。”
灰尘好像是挂在二楼的楼梯口,
好像是吊着一个花盆,吊着一个小女孩的哭闹声,
我感到恐惧,闻到了一种呛人的辣椒味。
我突然惊醒,妻儿在叫我吃饭,
我猛然坐起却一言不发,我无法把身体安放在一场旧梦中,
此刻,一只黑猫在窗台上加入一场精神的争吵,
它向前七步,加入正午的争吵,
让三个灰麻雀飞过一个绝望的正午。
 
《在东北师大校园中走向小我》
 
我走进东北师大的校园深处,
一个人凝视着史苑的墙壁,像时光的黑薄饼黏在史苑的匾额上,
暗在历史的虚处,在历史的虚处渐渐老去。
我的命运曾经爬上一棵白桦树,
曾经指认过一朵浮云,而这朵浮云却没有把思想撑住,
支离破碎的命运比繁茂的树丫还多。
我又走进一片松林,在读着石刻的笔式,
在一块宿命的石头上描摹学海无涯,海字却没有在窄小处变得宽大,
苦海又一次把我掳走,我的抬头纹变成静湖的水波。
而今,我比李洵还要凄恻和抑郁,
坐在仁爱阁上,用斜睨的眼神拷问历史,
历史却蹲在水里变成几个石墩,把肺叶里的浑浊空气呼吸出来。
湖水中的荷花还在书写着春天的札记,
在假装纯洁,在偷换掉春天这个词,
只丢下一些败叶沉在水底,在乱石中颠倒着身子,开始生锈。
我坐在仁爱阁中开始犯困,
又在慵懒中撑起双眼皮,去瞭望八十年代末的青春片段,
我看见我从桦树皮的眼睛里走出来。
我惊讶,我看见我死去的青春在弯腰为我提鞋,
在黑夜为我研墨,在暗处为我立命。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魔法在身,
让一个我接着一个我向我走来,我用双手挡住,
挡也挡不住,我对我说:“你最好别挡住我的去路。”
 
《凯旋路没有凯旋》
 
凯旋路的凯旋是一种命名,像白云飘起来,
像我在三十年后返回了凯旋路,却把三十年的青春弄丢了,
丢在生锈的铁轨上,蒸汽机车不冒烟,
在给童年的记忆打补丁,天空在一朵白云的背面一动不动。
小时候的小像土坯房,丢在二道沟的沟帮上,
被穿着活裆裤的裤衩楼霸占了,
让我想起曾经有一棵杏树,在一个春天里热闹过,
吵得把春天当成指示,
从1957年起蒸汽机车在长春机车厂里响了半个世纪,
半个世纪还没有完,蒸汽机车流产了。
现在,扶贫市场在跟着凯旋路跑,
在沿着长新街一路往伊通河里跑,把英俊乡挪进了市区,
混编成北人民大街,在北人民大街上只有我这个人民在往凯旋路上走,
走得和凯旋有些相背,
一连经过多次下岗、应聘、下岗、应聘,在企业重组中崴了一次脚,
又一次走上了再就业的窄胡同,
在康泰市场旁边卖瓜子,让黄昏的向日葵低下头来,
在每天傍晚都能看见旧火车从凯旋路的西边开过去,
一节节走个没完,走得我越来越害怕,
仿佛是我的影子,被一种神秘的黑色压下去,
像自己吓唬自己说:“小时候我到底是谁?”
只有一粒黑瓜子躺在梦的口袋底,把白天的生活咬个牙印,
在说:“口袋里面装着不同的生活形状。
 
《老镜子里的深渊》
  
我想扮演一个角色,
而我却和民间婆争吵起来,争吵在民间婆饭店二楼的210包房里。
民间婆是朋友的饭店,
在饭店里挂着一面民间的老镜子,老镜子里有我的敌人,
总是脱帽向我致敬说:“你又来喝羊汤了!”
我感到气愤,在往羊汤里加上胡椒面,
滚热的羊汤冒出一个个气泡,气泡在嘟嘟嘟响,
变成了癸巳年秋天的白露,像灶王爷居住在我的鼻子里,
让一面镜子吃惊,惊走一张脸,
只看见艾略特的荒原,在头顶上左右摇摆,
摆动出诗歌的悲凉意义,在一面镜子中演绎出我的到来。
我来了,可是诗歌在一面镜子里变得冰凉,
凉得所剩无几,在时光里发芽,
像夜空的弯月,约等于1965年偏见的大风雪,
在寻找公社丢失的羊群,两个受伤的小姐妹,两个凋谢的花朵。
而我却在命运中走进诗歌的白色,
在以一只狼的名义在一面镜子里嗅来嗅去,
让镜子的白和冰雪的白一样发空,空出悠悠的滋味,
空着一半真,一半假,
让我和我面对面。
 
《在一个春天里,我又矮了下去》
 
我惨败在一个春天里,一败再败,
败在一朵迎春花里,在泛黄,败在一朵桃花里,在泛粉,
败在一朵梨花里,在泛白。
我说:“我败在语言的风景里,风景像两个盲目的眼睛。”
我在我的心里晃了晃,
又败得一塌糊涂,躺在一枚月牙上变凉,
变成我的分歧,我不能饶恕我,我无法拯救我。
我去纠正前半生的一场错误,
抓起一把刀说:“为命奔逃,我逃得心发慌。”
我歇在一片草地上,在席地而坐,
又藏起四肢缩成一团,在变小,小得像一枚黑色印章,
在一张白纸上耽搁成一滴血,
又变成黑暗的核心,又被一张张白纸削成无,
又在地下矮下去,矮过处暑、白露、秋分、寒露。
 
《和空白说说话》
 
在空城中,我还是一个外乡人,
像老子,早晚会在《道德经》中蒸发掉,不能保留下空白的身体。
我也需要一个空白,在把道义加深,
而有一个人在黄袍加身,有些人在生火造饭,
在让市井变得喧嚣,容不下一首诗。
我想和他们一刀两断,想拿走身体里的钟声,
在午后三点,钟声在空中划出一条曲线,
划开乌有之国,一条曲线掠走我。
我突然明白,我在明明白白的白中获救,
在变成一个小雪人,在说:“看,我多像时间的一匹马。”
一说起时间之马,我就想起白云悠悠的样子,
就想在深山中遇见一个砍柴人,看见他赶着一群羊通过一座小木桥,
穿过三分水田,抬起头说:“天气真好!”
这样,就可以忘掉世界是一种夺命凶器,
像误会时间的雪。
 
《我和曼德拉在黑夜里一起打铁》
 
我和曼德拉都活在铁的沸腾里,是两个咬紧牙关的人。
我以身怀六艺之能在锤击铁的胸口,
铁却没有苏醒过来。
我在设计中国的提速火车,
火车却变成了陌生的光阴,把我丢在了中国东北,
在沉默中沉默,挤不出中国的门缝,
不能到达好望角,也不能到达埃及,
也不能到达金字塔的塔尖,我被时光弄丢了,
像图坦卡蒙王被一粒沙子吸住,
丢在了沙漠中,裹着一支毒箭,又把历史的记忆丢在了脚踝中。
现在,曼德拉死了,我知道曼德拉是一个黑人,
在把自己当成铁匠,在黑暗中制造光明,
在把铁打成时光的利器,在把九十五年的黑暗刺死,
最后,让三个狱警夺走他的一根拐杖,
他倒下了,在和地平线保持平行,
地平线却无法保持平静,让世界像一只灰麻雀一样向他飞来。
我和曼德拉在一起打铁,我的感觉像一道铁丝网,
在我的前方把黑暗的地方擦亮,亮得像流星,
藏在我的眼睛里,又擦亮了隔世之远。
我们在生锈的时间里继续打铁,叮当声把我的灵魂敲得生疼,
我看见曼德拉点亮了我丢下的半根火柴,
又蹲在中国北方的黑煤堆里点火,
在燃烧我的舌头,让我的舌头敲打民生这个生词,
把民生敲打成铁的本质,
把马蹄铁的一边磨得十分锋利,划破白月亮的黑脚印。
又一下子割下马厩中的马灯,去追赶南非,
又生成若干光年,让加倍亮起来的日子越来越多,
我庆幸提速火车卷走了我的黑暗,
我大于黑暗的总和。
 
《反之亦然》
 
在筒子楼的走廊里,我听见了水房的流水声,
想起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筒子楼的走廊却灰暗无比,我伸手触摸着海子的《太阳》,
从天空的鼠眼中解放出来,
独立成为海子的器官,像诗人之眼。
海子看见我像海子一样,走在筒子楼的走廊深处,
深入在黑暗内部,逼退野兽,
听见青铜器和铁器以及瓷器相互碰撞的声音,
看见它们身上的斑痕和锈迹像鱼鳞,
在吃掉月光,在一口深井中还原成一条鲨鱼的影子。
此刻,一只黑猫从房梁上跳下来,
站在走廊的过道中间舍不得特权,在暮色中打劫,
在说:“把诗歌分我一碗还是不够。”
我从衣袋里掏出手电筒,在打开之后照亮走廊深处,
击退了讹诈,在说:“到此为止吧,这里根本没有你要的诗歌。”
我又攥紧一串钥匙,打开房间的门,
看见厨房里妻子升起的炊烟,
像一条鲨鱼,从打开的水龙头里游回深海。
 
《在清明时节,完成一种精神仪式》
 
跌落在长春市人民大街上的一地残红,
像解放前革命者的血,
从66路双层巴士的两侧剥落,
无形、无色、无味,
在空气中交换着时光的味道,交换着人们心中的空白。
我坐在双层巴士的上层,看见南来北往的人们,
在风尘中垂头赶路,
在赶往清明,去看望那些令人心疼的人。
我是诗人,在举目无亲中经过虚无,
也经过海子,经过工农广场、自由大路、人民广场、长江路,
经过一些抽象的词,
不知道黑白两重天,在赶往蔡家公墓,去完成一种精神仪式。
我和母亲在墓碑前相见,
却看不见母亲流泪的脸,母亲一巴掌打过来,
说:“我经过一个王朝,心如死灰。”
我有些木讷,尔后明白,却摸不到自己无当的身子。
我活得和母亲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走在阴阳两界,在把内心的道德律东拉一下,西扯一下,
扯动时间的零头,在演绎二百零六块骨头。
我们走在时间的零头中间,
一头是鸡鸣曰曰,另一头是狗吠曰曰,
我们曾被鸡鸣狗盗之徒绊倒过。
 
《月光下的判词》
 
远方,没有诗人,
请感觉一下一座钟在敲打月亮,月亮上没有唐宋诗词,
没有,充盈的今夜,
没有,纯粹的星宿。
是的,几乎没有一个诗人是你的同行,
你已经穿过了耕云种月的人群,
你在用心灵过滤时间,在读着曼德尔施塔姆的《石头》,
在聆听石头开花的声音,
三块石头在正午的烛光下发光,不等于月光,
像你在遥远的海参崴说:“真理的歌唱是另一种气息。”
一无所有的气息,在月光的嫩芽中厌倦了祖国,
在变形,穿梭在此者与彼者之间,
像一个被流放者,在繁衍真理,在信仰黑暗,
在饿殍中停尸三日。
而寡情的国事,仍在谈论无趣的生死,
在抄录时间,录下了白骨如泥,
在用一枚纸钱堵住死亡的借口说:“白骨丢了,白骨丢了。
而你看懂了黑白,骑上月亮玩一场游戏,
翻了一下身子,留给人间一股鬼气,
在说:“我如传说一样久远,无形。”
 
《老小孩》
 
我是一个老小孩,总是说真话,
总是遭人暗算或毒打,
打在我五十而知天命的脸上,我的脸皮很厚,很粗糙。
我讨厌楚怀王这个人,空有一付硬心肠,
把楚国的江山弄丢了,
我也讨厌宋徽宗这个人,只会写诗作画,把苏东坡这个才子给毁了。
我在秋水之上写诗,写得放肆而无遮,
在《秋水悠悠》里说出前世,
疯着说:“我是楚国的三闾大夫,从汨罗江里游过来。”
而今,我在北京城中霸占一个国家的子宫,
在古琴房里叫卖民间溪水,
用梅花泡茶,在一滴露水里寻觅知音,
偶尔,也在流水中吹箫,
吹走一根毛竹的影子,我欠下毛竹一条命。
我哽咽,哽咽在巴乌中,
想说出下辈子的一句话:“我已经拿下中国诗歌的半壁江山。”
我在往天安门前的护城河中扔石头,
在打水漂,三块石头不见了,我欠下三块石头三条命,
欠下茅草屋檐三个灰麻雀,欠下祖辈三炷香火。
我走在撄犯返乡的途中,
在诗人的宿命里还债,欠下的债务却越欠越多,
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想哭,
坐在一个挑水扁担上,想哭,
坐在一个顶门杠上,想哭。
 
《在病中写给鲁迅一个诗札》
  
树人兄,最近我的身体有点小恙,
胸闷,气喘,咳嗽,
就一个人躲在铁桶般的小屋里,看着时间长成灌木,
看着枝桠刮碰你的胡须,
看着时间之果从你的胡须上跌落。
这是我的光荣,我抓住了时间,
也抓住了我,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点上一支烟,在烟雾里活着,
在香烟的焦油中生长,
生长成时间的颜色或形状,活成烟,活成一种淡蓝,
活成一种不安,像阿Q,像闰土,像祥林嫂……
我吧嗒一口烟,恍惚看见他们走丢了,
丢成了我看到的样子,他们在烟雾里摸索着自己的活命密码,
摸到了高莺莺,杨佳,钱云会,
他们从他们的名字上活过来,活得令人心惊胆战。
他们又在泛黄的烟丝中被我点亮,
点亮了反抗和尖锐,在敲打一个春天的门,
这些人的敲门声惊动了四邻,
四邻的人们在叽叽喳喳地说:“你是中邪了。”
又狠狠地关上了我的门。
我在病中暴跳如雷,又握紧拳头擂响四壁,
他们又推开我的门,
又把我往时间的深渊里推一把,
硬是把我和你推在了一起。 
 
《在草窠里配一次草药》

傍晚,黑锅底的乌云从天上压下来,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人们在别无选择地奔走,
走进雨里,走进雨水的口腔,走上雨水的舌头,
在无罪中清洗掉蚂蚁的目光。
蚂蚁又爬上我的思想嘉木,
把我的灵魂做成木船,把我抛给大海。
我却不想死于非命,想在草窠里配一次药,
想在黑压压的乌云下打一个盹,
忘掉海燕在闪电中的尖叫,在大海上吐出的一肚子坏水。
我想在一捧黄土中安身立命,
想听见雨水在天雷上说话:“遍地都是无常的人。”
我在雨水中对着自己开刀,
挖去脸上的海燕、鱼群、蜗牛,洗去脸上的伤疤,
在弥漫的沙滩上说:“命根子是金子。”
我穿着蓑衣走上山冈,
和同命的人群一起活在草窠里,活出一个朝露苦短,
死在一捧黄土里,死出一个人样,
像在一粒草籽中醉倒一次。
 
《体会一生的虚无》

一叶绿茶穿着水裙子,在一个玻璃杯中跳舞,
像在梦里贪欢的诗歌,贪欢了一个下午。
我们喝茶,像头顶斗笠的采茶女,
在采茶,在摘雨露,在抚青丝,在琴弦上享用江山。
一纸江山却描出柳叶眉,
又描上了杏核眼,杏核眼把绿茶逼进时光的黑盒子里。
黑盒子在凝固的茶香中老去了,
我们隔着一个茶字和诗歌说话,
说起人生的朝露苦短,说:“诗无邪。”
天空的舌头又在夕阳里软下来,又说起人间黑话,
说:“你们去弃明投暗吧。”
我们奔走在博尔赫斯的一行诗歌上,
“这么多昂贵的证据,尘土,使我们难免一死。”
在夜幕下,我们把命握在手心,借着命的光线拔出身体的刺儿,
又用十个指甲划出十个白月亮,
划破天机,像一片片茶叶在摇动天象。
 
《试图打开一个象征》

一象征我就变形了,变成荣耀,变成光芒,
变成无名世界的旁观者,在旅行中抽走自己的骨头。
一会儿你就看见我在自由变形,
在肋骨上弹拨音乐在改写天空,
天空像崩裂的大提琴,变成世界的遮羞布。
我扛着一支琴弓,背着火葫芦在蓝色里走,越走越深,越走越远,
一会儿就走进了另一个人的骷髅眼,
一眼就看见我像一个隐形人坐在一架钢琴上哭,
哭得黑白琴键在一滴眼泪上跳起来,
跳动着我的灵魂,在保留我的幻想,我的渴望。
我在幻想中醒来,已经是身无半文,
不能旅行,只能搬运象征的事物,
只能给《罗马假日》的电影幕布,别上一枚蝴蝶胸针,
在传说中邀请一个女生跳舞,说:“失去象征的世界,是一个虫卵。”
她在跳舞,我站在原地不动,
我像一个蛹在迷恋一种睡眠,在用睡眠压住苏醒的肩膀,
在用派克笔写下象征的申请,
写下:“期许一定是光,人比光芒盲目。”
 
《请允许我如此偏执》
  
我真的很渺小,渺小得像一根针,刺穿了一杆大王旗,
在时间的镜子里发芽,发出两片嫩草叶,
在无视英雄的存在,
在把荒谬的空气分成两半,在完成一场小小的演出。
我在一个夜晚静坐,丢下一首唐诗中的鸟,
在一席蓑衣中忘掉无辜的水,
在一朵雪花上,看着死亡把星星钉上天空变成钉眼,
钉眼在矫正夜晚的一次出走,
在向黑暗跃进一步,又跌倒在黑暗的背面。
我在用一根针追杀它们,
它们却匍匐在黑暗的肚皮上,像一张狗皮膏药在过着皇帝瘾,
显出心安理得,像一条漏网的小鲶鱼。
我在针尖上说:“结党营私的人,逃不出水。”
我在用一丝纤弱的真理垂钓,
在独钓中把握住一场胜算,放弃鱼,放弃鱼的气泡,也放弃自传,
写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我又开始坐在一块石头上磨针,忘掉水中的浮漂,
忘掉一条鱼丢下的名字,
我不是鱼的寓言,我只是诗歌之谜。
 
《本人问题》

年终总结的时候到了,我天生有罪。
我在诗歌里说:“雪的影子是假的,雪白得有些蹊跷”。
有人判我有罪,
三公里的雪铺白了我内心的道路。
蒙面客在雪地上连环杀人,杀掉三人,然后,扛着布袋子逃走。
祖父,祖母扮作草民,瞒过民国的刺客,
让父亲在下乡的路上捡起一片白,使我在族谱上复活。
而今,我在一张白纸上拾荒,见识过诗歌的白,
伸手扒开一堆雪,也捡不回来自己的一条命。
 
《时间的监狱和诗歌的铁》      

我走进了1995年的时间监狱,  
在广梅汕铁路上修铁路,  
火车却像捕食的蛇,把小我吞进胃里,我变成了一块铁。  
我记得深圳第三看守所的样子,  
在用铁丝网描述我的罪行,  
我的罪行是小小的正见,不接受潜规则,  
深圳第三看守所让我这样交代:“你可以拿出三十万元还你自由。”  
可是我的运气不好,我只是时间监狱里的一只小蚂蚁,  
三十万元等于我的三万倍,  
我说:“韩非子你搞错了。”  
这样的回答让我的罪行变大,让我的心房变颤,  
无辜地颤了一年,摔倒在死亡的边缘,  
我横卧在一张病床上,以保外就医的借口逃出去,  
我却没有穿过时间的铁丝网,  
我的心却死在了时间的监狱。  
在1998年,我曾经设计过广梅汕铁路的火车,  
想揭发它,想剥去它身上的蛇皮,给生不逢时的我一个了断,  
了断前世的一场恩仇。  
我更名换姓,隐居十年,让十年的疼痛拐了一个弯,  
我又返回了时间的监狱,  
用诗歌和强权说:“不!”  
紧接着在铁的美学中完成诗歌的造型,  
诗歌在牢房之中意外地变形,变成一把刀,  
把前半生养活的一条铁路砍断,  
让火车在诗歌里脱轨,让铁返回它的故乡,  
让铁的本质从诗歌里反弹出来。    
 
《我的存在谁也看不见》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比死亡静默?”
我说:“生死等于零。”
我在喧嚣和狂躁的人群中静下来,
在三块石头上散步,在测量时空的深度,在抗拒浅薄。
三块石头在空中翻着单眼皮,
看着听天由命的地平线在摧毁人的躯壳,
又把滑稽的繁殖平息了,
让空无一物的世界趋于静止,
让静止和静止相加,不等于一个肉体和一片闲言碎语。
有人站在我的墓地撒尿,在用污水伤害我,
又把我摁倒在一个黑匣子里,让腐烂变成一个永久的词,
我把我当作古人,把自己放在诗歌的光芒中,
在说:“我在光明中不想留下任何纪念物。”
我在生死之间走进我的本质和远见,
像我的影子,像三片羽毛,
在吉光片羽中说:“我不是生命的欲望,死亡的睡眠,
我是诗,在虚无和凄楚的大地上升起。”
我用平静而澄澈的目光,
征服了苍老的死亡,丢下血肉,骨头,石头,尘埃,
在存在中汲取存在之力,
在说:“曾经的忧伤和欢愉袭击了我的灵魂,
我的存在意义,谁也看不见。
 
《雾霾天》             
 
又是一个雾霾天,我走在其中,变成一粒沙尘,    
我突然想起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    
想敲一下,敲碎人间百相。    
我想做犹太人,波兰人,德国人甚至是苏联人,    
可是,我在偌大的世界里无处藏身,    
想跑到奥斯维辛集中营中抓一把骨灰,    
想把自己活埋在罪恶的顶端,    
让一个又一个雾霾天比消失的子弹还快,    
埋在冰冷的时间之下,在一场隐身术中销声匿迹。    
而我却在一本小说中说个没完,    
说:“谁的心都有一个无名的卧底,在出卖自己。”    
我想抓住这个卧底,让他出卖我一次,   
告诉人们,我是黄皮肤的小矮人,    
在诗歌里寻找自己的迷局,    
在敲打铁皮鼓,在敲碎美好的玻璃,   
让婴儿的标本从玻璃瓶中掉出来,   
并且尖叫一声说:“一个畜生竟然活在时间的玻璃里。”    
我在散裂的雾霾中间叫喊,    
叫一声、两声、三声,这些叫声竟然产生了三个谜团,   
在听命于一场伪叙述,    
在落实灵魂存在的一种形式,    
在君特•格拉斯和我之间误解昔日的美好,    
在稀薄的空气中靠近自己,在用反逻辑的逻辑裸露成艺术,   
喜欢孤独,喜欢记日记,    
喜欢在小我中闪现金身,    
像奥斯卡一样写道:“我的矮小完美了幼稚的政治。   
我看见两个六十瓦的灯泡。”
 
《当铺》

我错把诗歌当做道德的入口,被破旧的家门挤压,
不能衣锦还乡,不能养活一家老小。
我的诗歌已经变成最危险的财富,
必须拿到当铺当掉它,换得硬币,再换到面包。
我带着诗歌离开家门,却把一把钥匙留给了窃贼,
窃贼移开一块石板,在地下室里翻箱倒柜,
盗走了我的诗歌手稿,窃贼听不到我在一张白纸上的叫喊声,
“我要回到我的身体里去”。
我的诗歌没有标记,没有斧痕。我无奈地放走窃贼。
逃跑的窃贼一路狂奔,
也赶来当铺,站在一旁和掌柜的讨价还价,
活像我的一个替身。
 
《奔走呼号的十年》
 
在鸡零狗碎的十年,我的灵魂没有亡故,
悲喜都在此国。
我或许可以在祖国的目光中溺毙,
但是,我要你知道我是为了真理的发光而死,
像阿多尼斯在说:“梦想就是向词语开放,说出我们想说出的一切。”
我说:“草民尚在聊生。”
我在诗歌里奔走呼号十年,已经选择把岁月交给深渊,
深渊是他们的深渊,而我就是想成为果实,为之一醉。
浮夸之国大而不当,请允许我在语言之内流亡,
让我和现实的黑暗擦肩而过,
擦亮贫穷的思想,擦亮多舛的灵魂路径,
让我路过此地——我的祖国,我是没有地理的自由,
我的祖国是我思想的小红帽。
祖国,你肯定不是魅惑我的主人,你是在我的血脉中沐浴后起飞的鸽子,
是抵达终极真理的光,是死亡观看的必修课。
我在诗歌里奔走呼号十年,在寻仇,在让闪电记载,惊雷传达,
击碎一片伪阳光,我必须和真实的阳光站在一起,
请虚假的阳光为我的灵魂下跪,
从光辉的八角形里逃遁,消失在颓废的街角,
大街上的政治仍旧是空荡荡的,只有混沌的雪在阅读一场谋杀,
留下的六具尸体,没有灵魂这个字眼,
偷窃的光是他们昏聩的丧衣。
 
《尝试着做一个鬼魂》
 
约瑟夫·布罗茨基说:“小于一。”
我知道这是思想的一个暗号,像一只黑燕子在星期三的早晨飞,
飞过苏联的红太阳,飞越两个大陆,
又返回思想的巢穴,像黑燕子的一个小黑点,
在呼应一种神秘,在言辞的片断中复制自己,在取悦一个影子。
约瑟夫·布罗茨基在威尼斯筑起一个鸽巢,
在回赠时光一种礼物,他站在时间的另外一边,
在用诗歌尝试赞美残缺的世界。
我在时间的另外一边看见他劫走一个世界,
我窃喜,在苏联的衰亡中学会了致敬,
羡慕他保住了人性的持久性,在小于一中变成无数。
现在,我每天都在被胆小鬼和寄生虫困住,
有时沮丧,有时亢奋,想把世界撬开,
让东西半球互为镜子,看见自己像约瑟夫·布罗茨基的另一半,
也小于一,像一个国家的一枚硬币买不到一块面包。
胆小鬼和寄生虫在议论国家高铁,在非议我,
在肯定国家的甜蜜,我却像一个隐形人抛下了虚荣,
在最后的一个影子里计算我的死期,
在尝试着做一个鬼魂,在一个国家的烟囱上形成一朵云,
让养老金埋葬我两次,哀悼我两次,
让一个国家的形象在我的目光中不堪一击。
 
《安静点,灵魂》
 
我说:“安静点,灵魂。”
灵魂却在俄罗斯的白火盆中沸腾起来,从冬天的窗口奔涌而出,
落在雪地上,踩出一串小脚印。
只有波普拉夫斯基扛着自己的肩火,
站在柴门口说:“齐声唱,向前走。”
在黑色的夜幕下,波普拉夫斯基的红色肩火在燃烧,
烧毁了商店的橱窗,烧毁了模特的衣裳,
看见了快乐的死人站立。
波普拉夫斯基说:“俄罗斯萎缩成一个黑点,在我的肩火上隐退。”
我想和他谈一谈雪花的沉默,
说我在中国的北方不再年轻,闷死在一列火车上,
像火车的一次急刹车,理解了冬天的静止。
波普拉夫斯基说:“安静点,灵魂。”
我扛着自己的肩火,在灌木丛中又走出七步,
形成了黑夜的反光,在应和着黑色的玄奥,
在说:“安静是两条弧线。”
我仿佛看见两条弧线在夜空上旋转,封闭成一个小圆点,
在半空沉浮,像灌木丛中的一枚果实,
像再造的自我一样清晰。
我开始在荒僻的小路上跑动,又像一颗星星摔倒在地,
碎裂在灵魂中间,像是在世界中央闪烁。
 
《一错再错》

在市井中总是有人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唠唠叨叨地,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
我却不以为然。
我在写诗,写了三十多年,
和他们不一样,已经不食人间烟火。
我在叫喊:“我的身体长满鲲鹏的鳞片,
飞过浩大的中国天空。”
譬如:在春秋战国的宋国我拿着一把菜刀,
走进一个山洞中,说起庖丁解牛的事,好多人在听,
包括山大王和土司。
随后,我又把菜刀抛向中国的天空,空气没有喊疼,
我却大叫一声命苦,
尔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骑着一朵白云回家。
我又错把月亮当成一只小白兔,
在草民的草字旁边写下批注:我是草民一个,
又一错再错,像一个杞国人离不开中国,
在中国的诗歌里练习隔空抓物,
抓住一片随风飘走的树叶,惊飞一大群面目各异的鸟,
说:“庄子的蝴蝶与我何干?”
我躺在庄子的梦中泪流满面,在为中国诗歌守节,
死得不如一张白纸,
也不如一只乌鸦。
 
《在月亮里絮叨一次》
 
在正月十五,我和月亮对口型,
对了半天,却怎么也对不上,月亮和我无缘。
我很不开心,想和自己说话,
又往自己的命里看一眼,
我已经失去了光泽,头发花白。
这个人肯定不是我,我怎么会如此落魄?
我在和一个无名无姓的人说话,
说起一个人的空空如也。
另外一些人开始在2013年的月光下镀白银,
紧跟着,我也站在雪地上看月亮,
连续看了三天,却看见了月光的毒。
还有一次看走了眼,只看见中国的帝王坐在上面打盹,
因此我被责罚。有的人在幸灾乐祸,
有的人在说:“你总是在挑中国的刺儿。”
我被是是非非弄得面目全非,
越活越没有人样,在月亮上翻跟斗,
又被反吊在月亮上荡漾一次,两次,三次。
还有人命令我站在月台上撒尿,朝着北京的方向迎风歌唱。
我在一滴水中捏拿起我的罪名,
猛拍一下自己的胸脯说:“我没有勇气撒谎。”
我像一个童子从小就讨厌涂脂抹粉,
错把另一个我当成一面镜子,
我向我直冲过去,我对着我开始呵气。
 
《站在6路公交车站牌下》

我站在6路公交车站牌下,辨认一下方向,
在偏西南的科学会堂上,
有省作协的作家在7楼上缄默,在埋头写着文学的正史。
我在6路公交车的站牌上写野史,
把一首诗写在广告美女的脸上,变成她的黑痣,
我一抬眼可以看见一个女编辑的背影,
正在方正书版上画弧线,正在工作中加入抒情,
并不回避主编眼睛的红灯,
偏偏想起吸血的蚊子坐在自己的子宫里。
我也想起布罗茨基的寄生虫生活,
想把投稿的方式写成生活的札记,通过白云寄给《作家》杂志,
把一首轶诗发表在《作家》杂志上,
请冥王说出我的前世,说出殉道者的来历不明。
我站在寒冷的空气中立命,
想在人民大街上找到一条虫子,蛀蚀一片雪花,
在雪花的破洞中找到一个出口,
从科学会堂的6楼窗口飞上7楼,
并不惊扰他们,经过他们所理解的美学,
从10楼飞到1楼,去核算一下印刷厂工人的劳动成本,
从120克铜版纸开始,过渡到75克轻型纸,
在女编辑的脸面背后发出一种仿生,
在时光的裂纹中唏嘘一声,
又说出先知先觉者的小。
 
《市井野老说》

我说:我已经是市井野老了,
身体发黄,满身都是皱褶,血压变得零乱,
低压120,高压180,
整日迷迷糊糊地,东倒西歪地。
偶尔,也坐在窗外的草坪上晒太阳,
双手轻敲膝盖,动作越来越慢,滑过一次绝望,
滑过一场痛苦或大笑,
只留下身体里的钟声在滴滴答答解闷,
在敲打一种幻觉。我知道身体的水已经蒸发了,
只剩下舌头在说话,说给自己听。
我爱上如戏的人生,
却不是京剧,也不是越剧,而是变脸,
变脸可以使阴阳化雨,
可以使我点钞票,盖新房,使幸福化作鸟鸣,绕梁三匝,
可以在三匝之中抽出一丝唏嘘声,
像是在干草垛上吹起的口哨声,
像是孩子们在跳房子,也像是舞蹈的睾丸和子宫,在拒绝腮想,
在把一个街女的唇红当成靶心,
在情非得已中,击落一只哑蝴蝶。
 
《中国老了》

中国老了,我也即将老去,
老在中秋的月亮里,有一点儿首尾相接,
谁能够看见我和中国的骨灰?
你只能看见中国的月亮丢了,丢在了黑土地中,像中国的贼。
我身披鳞甲,在月下追赶盗墓贼,
看不见过江之鲫,
也听不见李敖在北大说起的民间谚语:水浅王八多,
只想起狮子或老鼠。
我在通天的大道上跑啊跑,有人骂我是鼠辈,
我咆哮于山林:“我要造反。”
我开始在一盏油灯下撒野,在灯台上翻跟头。
我不想偷油吃,
我就想站在灯芯上登高一呼,让中国的耳朵发颤,
让血变成铁,让血发出光芒。
我镇压不住我在诗歌中的叛乱,
把身体上的毛皮兑换成布衣,扮成一个杀手,
杀进京城,杀红了眼,
杀得黄袍加身的人胆颤心惊,在秋风中抱头鼠窜,
逃出了京城,丢下了一片狼藉。
而我天生爱打地洞,
做不了掌管京城的大事,
我痛恨自己,又给自己一刀,
我和中国一起老去。
 
《寂寞的倍数》

有诗人约我去蒲州古城聊诗,
我把灵魂当成生命的倍数,一路赶去。
我遭遇了王之涣,
又遭遇了畅当、耿湋、马戴、司马札、李益、张乔、吴融,
听见了他们和鹳雀的争吵声,吵得地老天荒。
我压住耳鼓,穿过它们,
听到一个土司在说:“他们拥有唐朝的江山”。
我在我的王朝之上掂量起诗歌之重,
一个人从鹳雀楼上拾阶而下,
走上了下午四点钟的大街,和一个陌生人嘀咕。
我说:“如织的人群终将散去。
我从天上来,你敢不敢请我喝酒?”
他说:“道生浮尘,一抹流云也会腐蚀成灰。”
我独坐在暮色的小酒馆里喝闷酒,
一杯须臾的人生在起起落落,
深入夜色,一支烟蒂又点亮了夜。

 
 
设计大师帮扶:标志logo设计 包装设计 画册设计 广告设计 平面设计等VI系统设计 在线QQ:104601249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国际艺术界名家大典》征稿  弘扬中国梦传递“真正美”免费送名人书法题字QQ:306646416  
本站文章、作品、留言只代表作者和留言者本人,不代表国际艺术界网观点……
 
 
风景《夕阳》--1024×768
点击 224045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129103 次
 
A:成人美女图片
点击 80144 次
 
女性壁纸系列--1024×768
点击 58464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44736 次
 
性感桌面1024×768
点击 33269 次
 


图片素材 平面设计欣赏 标志设计欣赏 包装设计欣赏 书法欣赏 名片设计 人体艺术 油画欣赏 国画欣赏

 推荐文章
 文章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生日贺寿词语对联大全总汇 47752 2009/12/5 12:08:16
==>  老子道德经全文解释(一) 39901 2010/3/3 16:25:16
==>  老子道德经全文解释(二) 35197 2010/3/4 15:13:04
==>  详解《鬼谷子》原文及译文 34327 2010/4/19 2:38:43
==>  伤感现代爱情诗大全 28772 2011/4/2 14:47:10
 相关文章
 资讯标题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
==>  陈宗华组诗:风景一方天地好 73659 2008/11/16 18:31:04
==>  生日贺寿词语对联大全总汇 47752 2009/12/5 12:08:16
==>  老子道德经全文解释(一) 39901 2010/3/3 16:25:16
==>  老子道德经全文解释(二) 35197 2010/3/4 15:13:04
==>  各行各业春联大全 34765 2006/5/12 13:59:51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意见反馈 | 招贤纳士 | 法律顾问 | 在线投稿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CEL:131-2105-8796 QQ: 306646416 
  版权:中国.国际艺术界网 美国-国际艺术界联合会G.J.Art (USA) Association